当前位置:

宜黄官员复出不能让民意“自焚”

2日,有网友称,“宜黄拆迁自焚事件”中被免职的宜黄县长苏建国出任抚州公路局局长,公路局工作人员证实该说法。另传前宜黄县委书记邱建国将出任抚州金巢经开区管委会主任,该消息未获当地官方确认。(12月4日《京华时报》)

邱建国和苏建国因一年前的“宜黄事件”被免职,现如今复出,从时间段来看,符合相关规定。去年4月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责任追究办法(试行)》,其中规定党政干部引咎辞职和受到责令辞职、免职处理的,一年内不得重新担任与其原任职务相当的领导职务,两年内不得提拔;受到降职处理的,两年内不得提拔;突击提拔者将被追责。既然一年的期限已过,被问责官员复出,“这个可以有”。为何网友还对此不依不饶呢?关键在于这是撇开民意监督的复出。

在《责任追究办法》施行前,被问责官员复出可谓五花八门:闪电式复出、“周(一周时间)”而复出、局长贬成书记……于是,质疑声四起——别让“免职”成为问题官员的“假期”;问题官员复出架空问责制;问责是“神马”,复出不是“浮云”……《责任追究办法》是一种规范。此外,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三次会议审议行政监察法修正案草案,这个草案对受行政处分官员的解除程序作了规定:受处分人的处分期限满了,要由监察机关及时解除处分,对本人没有影响,他今后的晋升、晋级不再受处分的影响,这也是为了维护被处分人的合法权益,给问责官员的“复出”加了一道“法律关”。

对问题官员的问责,是一种制度性惩罚,问题官员的复出确实需要一个制度性出口。《责任追究办法》与行政监察法修正案等都是一种“制度性出口”,让公众能够更清楚更明白地看到程序与过程。有了“制度性出口”,还要有民意“监督阀”。无论是“解除了处分”,还是“超过了年限”,“复出”都不是“当然的”“必须的”。公众还是有担心:担心复出模式化、格式化,担心被处分人在处分期限内的“虚假表现”,担心复出后“好了伤疤忘了疼”……监督“复出”,把关“复出”,公众也要“看得见、摸得着”。

宜黄官员复出不能让民意“自焚”。官员复出,尤其是重大公共事件中的被问责官员复出,必须要经过民意监督这道关,否则,难以平民愤消民怨。当民意不能在官员复出上释放监督能量,就只能“自焚”。因此,官员复出需要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并让公众享有知情权和监督权。问责官员复出的必备条件、充足理由、法定程序和监督机制“一个都不能少”。唯有健全、透明、“看得见”的官员复出机制,才能维护社会公平正义,才能让正义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

相关事件

  • 问题官员复出
  • 问题官员复出
  • 因上海静安大火被免职的原静安区区长张仁良日前出任新疆喀什地委副书记,同时被免职的原静安区副区长徐孙庆日前出任上海申江两岸开发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副总裁。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