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斯诺登的“命运”将走向何处

美国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爆料美国国家安全局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已经一月有余。舆论的关注已经从最初曝光之初对美国“棱镜”项目的震惊,发展到对全球网络安全问题的反思,到如今,舆论的视线集中到爆料人斯诺登的安全避难的问题上。

公众不安:谁在窥视我的隐私

根据斯诺登的披露,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直接接入苹果、微软、谷歌、雅虎等九大互联网公司的中心服务器,针对境外非美国人搜集情报,用户的电子邮件、在线聊天、信用卡信息等都无密可保。

清华-卡内基全球政策中心副主任赵可金指出,斯诺登只不过是美国历史上诸多爆料人之一,此次对“棱镜”计划的揭露,即使不是斯诺登,也必然会有别人。美国情报战指向何方,就会出现不同形式的斯诺登,这是必然的。

北京邮电大学国际学院院长、互联网治理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李欲晓的观点认为,棱镜计划作为美国的一种国家安全保障措施,从法律层面讲,很难说有不合法的地方。互联网确实是美国给全世界的一个贡献,但是以一个国家的利益而要求全世界去适应和遵守,乃至在为人类造福的同时监控全人类,这不能不说是一种无理的举动。

知名时评人陶短房在时评文章《美国“棱镜门”拷问安全和隐私边界》中说,曾通过《爱国者法案》赋予情报部门以广泛搜集公众隐私权力的国会议员们,如今不安地发现,情报部门对个人信息的搜集和窥探,已经接近失控的边缘。这还恐怕只是冰山一角。换言之,谁能保证,政府、国会和司法机构的隐私,不同样被情报部门的眼睛,无声无息地窥探着?而公众的不安,更加不言而喻:自己日常起居的一切过程,都可能被无数双眼睛审查、监视。

网络安全:全球互联网规则由谁制定?

今年3月,美国国家安全局(NSA)前雇员就称,NSA的设备很快开始储存来自世界各地的个人资料并将这些资料保存几十年。据斯诺登爆料,美国一直在实施对欧洲和亚洲国家的窃密工作,而在全球范围内的网络攻击行动,据斯诺登透露,超过6.1万项。

美国《世界日报》指出,斯诺登扔出的臭气弹,的确让美国自豪的制度沾上不易洗刷干净的臭味,美国今后想在全球互联网安全上表达态度或举行谈判,都失去部分优势,对维护言论自由、隐私权保障和其他安全政策,也变得虚伪无力,难再理直气壮。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员陈积敏则表示,斯诺登事件暴露网络行为规则缺失。实际上,大国对于网络安全的重要性以及网络领域的无序性都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共识,并且认识到制定网络行为规则已成为国际社会的迫切需要。

美国秘密监听项目“棱镜”的揭秘者爱德华•斯诺登此前暂避香港,但10日退房“失踪”。就在外界猜测纷纷时,12日,斯诺登再度“现身”,接受香港《南华早报》一个小时的采访,透露美国政府入侵中国内地和香港网络至少有四年。

国防大学军事后勤与军事科技装备教研部教授李大光撰文指出,互联网已经成为一片混战、弱肉强食、谁都紧张不安的丛林。就能力而言,美国无疑是互联网超级大国,它有能力左右互联网的未来。而此次美国的“棱镜门”事件表明,美国不是网络安全的卫道士,它的自由和人权也只是对外推进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的工具而已。美国在网络空间秉持“网络威慑”的实力和后盾,实质上是为自己的网络战打掩护,是美国对中国实施网络威慑新战略。

美国“棱镜”项目的曝光对中国提高网络信息安全方面的保护力度敲响了警钟。网络空间战略研究所所长秦安强调,“棱镜门”带给了中国建立网络强国的机遇。美国有人已经把围堵中国的“空海一体战”变成“空海网一体战”就是这个道理。为此,我们要树立综合安全观、全面安全观和网络国防观。

泄密者”命运:斯诺登,你去哪里?

斯诺登事件已进入“第三季”。在曝光“棱镜”计划之后,舆论一度对斯诺登是叛国者还是真英雄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但无论如何,他带给全世界一个无法回避问题——网络信息时代的秩序应该如何建立与完善。然而,美国对于一个动摇其在全球网络规则话语权的本国公民,必然是希望尽快采取行动,在斯诺登泄露更多机密前将他拘捕。

据台湾“中央社”7月16日报道,美国“棱镜”监视计划泄密者斯诺登正式向俄罗斯申请临时庇护,白宫发言人杰伊卡尼16日强调称,美国立场非常清楚,斯诺登不是人权活动家,也不是异议者,他犯下多项重罪,必须回美接受司法审判。

美国连线杂志刊登文章称,斯诺登能保住性命,要归功于他的“死囚开关”游戏,即他一旦遭遇不测,第三方将公布数千加密文件,这些文件中的内容,对于美国来说,是一个灾难。

北京理工大学国际法研究所杨成铭教授指出,就美国立场而言,斯诺登在“逃”,即逃避美国法律制裁,但是从国际法和其他国家角度而言,目前斯诺登不叫“逃”,而是正常的移动。至于美国在多大程度上能够实现对斯诺登的刑事制裁,包括控制和逮捕斯诺登,就要看美国与斯诺登所到达国家的司法协助关系和实际效果。

那么在“棱镜”计划这一事件中,对抗了全球唯一超级大国的美国青年斯诺登的最终去向自然成为各方关注焦点。有报道称,斯诺登向27个国家提出避难申请,大多数国家都拒绝了这一申请,只有委内瑞拉、尼加拉瓜和玻利维亚等少数几个国家表示可以提供庇护。虽然有国家在“招手”,但逃亡之路毕竟困难重重,而且如何抵达拉美也是个政治难题。

中国社科院拉美所国际问题研究专家孙洪波表示,斯诺登的未来去向不是个人与国家对抗的逃亡游戏,而是一场国际政治较量。斯诺登为何会选择拉美国家庇护?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表示,如果由国家为斯诺登提供庇护,美国只能向该国施加压力。从斯诺登个人角度来看,前往与美国关系不好的国家是理想的选择。拉美左翼国家很多,比如古巴、委内瑞拉、厄瓜多尔、玻利维亚等国家,能够形成保护气氛,并可能使事件在一段时期之内形成僵局,也有可能随时间推移,这件事就会不了了之。

7月12日,斯诺登主动在莫斯科机场中转区与俄罗斯和国际人权组织代表、知名律师等会面,并重提向俄罗斯申请政治避难。

据法新社报道,俄罗斯克里姆林宫前律师阿纳托利•库齐利纳(Anatoly Kucherena)在7月17日称,美国“棱镜”监控项目揭秘者斯诺登不排除申请加入俄罗斯国籍。同天,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赤塔机场向记者说:“我不会去讲具体情况。我们警告过斯诺登,他任何损害俄美关系的活动,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无法接受的”,“国家间的关系比特工部门之间的争执更重要,而且任何损害俄美关系的事情,都是克里姆林宫无法接受的。”

普京在处理这一问题时表现出的高超政治智慧值得学习。国防大学军事专家纪明葵分析认为,普京关于斯诺登不请自来的表示,一脚把球踢回到美国,是美国吓退了愿意接收斯诺登的国家,将他困在了俄罗斯境内,斯诺登留在俄罗斯不是俄罗斯的原因。俄方处理斯诺登事件的操作步骤也精密到几乎无可挑剔,没有给美方留下任何报复的把柄,张弛有度,既可留下斯诺登作筹码,又宣布绝不能因为斯诺登影响大国之间的信任和关系。

“棱镜门”事件经过一个多月的发酵,可以肯定的是,经过此事,建立全球网络新秩序显然已经是刻不容缓,但像一场好莱坞大片式的剧情几经跌宕,究竟会以怎样的结局落幕,命运多舛的斯诺登最终身归何处,无人知晓。正如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特聘研究员贾秀东所说,斯诺登的最终命运如何,还要看各方力量的博弈。(综合整理/毅鸥)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_7720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相关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美国“棱镜门”事件
  • 2013年6月,前中情局(CIA)职员爱德华·斯诺登将两份绝密资料交给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并告之媒体何时发表。按照设定的计划,6月5日,英国《卫报》先扔出了第一颗舆论炸弹:美国国家安全局有一项代号为"棱镜"的秘密项目,要求电信巨头威瑞森公司必须每天上交数百万用户的通话记录。6月6日,美国《华盛顿邮报》披露称,过去6年间,美国国家安全局和联邦调查局通过进入微软、谷歌、苹果、雅虎等九大网络巨头的服务器,监控美国公民的电子邮件、聊天记录、视频及照片等秘密资料。美国舆论随之哗然。

热门事件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