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不能关门造车

备受瞩目的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研讨会即将召开,据《第一财经日报》消息,此前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浙江大学等四家受人社部委托,分头制定了养老保险制度顶层设计方案并已上交人社部;而备受争议的“逐步延迟退休至男女均65岁”的清华版养老改革方案不在列。报道还称,被委托的四家机构全都跟人社部签订了保密协议,不会轻易透露方案的具体内容。

眼下,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在一片争议中步步逼近,而这项改革也是当前推进信号最强的重大改革之一,而这一改革又与大多数人的切身利益紧密相关,自然备受群众关注。近期,人社部几次谈到改革需“顶层设计”。事实上,启动社科院、人大、清华等多个专家团队来参与制定多套改革备选方案,以提交有关部门讨论;虽然我们不知道政策方案的最终选择那套,或者多套均取,但从这一重大社会政策酝酿工程本身来看,也足见有关部门的谨慎与重视。

自90年代,我国开始逐步打破“铁饭碗”制度,并废弃过去那种由国家“从生包到死”的各种社会福利。在以往的“铁饭碗”时代下,个人所在的工作单位给提供住房、医疗、教育、还有养老费用。后来改革后,特别是1997年以后,逐步确立了以互助社会养老金和个人退休帐户相结合为核心的新保障体系。97年政策推出时,为做好衔接工作,政策也做出规定,在1997年之前退休的,还是按老办法,即国家还会给他们的养老帐户拨钱。也就是说,现有的养老体系框架本身就有历史存留因素在里面。

眼下,中国的老龄化问题严重,一方面由于计生政策及国民寿命延长,整体上老人的比例正不断上升。这也就意味着未来要靠更少的年轻劳动力去承负更多人的养老。面对着如此巨大的压力,现有养老制度体系已经无法在将来负载这个急迫的问题,因此,改革是有必要的,也是迫在眉睫的。

此外,现有的中国养老保险制度也非大多数人满意。中国社科院2月份发布的《社会保障绿皮书》和《中国社会保障收入再分配状况调查》显示,民众面对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的满意度和公平感调查中,大多数人的回答是不满意。一方面有的认为养老金未完全能够满足生活需要,特别是参加新农保的人态度最强烈,竟有78.9%“不满意”,而城镇居民基本养老保险的参保者,认为不能满足生活需要的也占到56%。

令人值得关注的是,参加机关事业单位养老保险的人中只有3.8%认为不能满足需要,但却有53.8%的人认为完全能够满足需要。如此说明在养老保险上国家实行双轨制,养老金由谁列支和缴纳也就决定不同人对制度的满意度高低,而这问题假如要长期存在,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利益切分刀子到底会怎么下,怎么做到公平和有效率?假如“双轨制”不去碰,社科院在调查中得到的感受“失衡”结果如何来调平?

中国养老保险出路何在?这个问题无论是学界、专家,还是政府,也已讨论有20多年了。为什么无法短时间确立起来呢?收入分配改革的核心在于合理利益分割,而多年的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推进为什么那么难,阻力在哪里呢?我们一直在养老保险的制度设计偏向于自我的、由少数人主理“顶层设计”。这种制度设计方式有没有问题,谁来排解该过程中利用权力自肥的担忧,用何种办法约束和管理,有没有“屁股决定脑袋”的问题呢?

还有,一旦将来大部分人所领取的养老金不足而难以保障安享晚年,社保基金做不到保值增值,那一点“浅薄”的个人帐户能解决夕阳晚景呢?的确,这些年来,随着新的农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的确立,广大农民的生活也有深刻的变化,可称“叹为观止"的惠政,问题是目前新的农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还处于低水平保障阶段,当下也仅仅可以作为广大农民的一种养老补充。也就是说,中国农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改革还需要在保障范围、水平及力度等方面提升与拓展,而这无疑需要政府、社会和广大农民朋友合力。而要做到养老保险的制度设计恰到好处,能够为广大农民谋福利,求发展,那不单需要政府努力,更需要得到公众的认同与支持。

改善问题丛生的国家养老体系十分有必要去做,而且还不能拖,越拖解决问题的难度就会越大,越来越复杂。中国养老保险制度应动“大手术”,但改革不能“关门造车”,公共领域的大政策,不能仅靠一群人的智慧;事实上这往往也做不好,也难取得公众满意。

一个政策的好与坏,不在于制定政策的人有多高明,有多远见,而在于能不能取得共识,符合绝大多数人的利益,希望中国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推进能注意到这一点。

http://opinion.china.com.cn/opinion_9_84609.html

本站原创,如有转载,请注明来源观点中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热门事件标签